<span id="nnbt1"></span><noframes id="nnbt1">
<video id="nnbt1"></video>
<video id="nnbt1"></video>
光伏企業紛紛布局氫能,多頭押注還是戰略轉型?
2021-04-09
來源:
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經濟之聲《天下財經》報道,能源領域又有新動向。光伏巨頭隆基股份最近注冊氫能科技公司,正式進入氫能領域。而在這之前,已經有多家企業在這一領域展開布局。氫能看起來和光伏跨度比較大,企業紛紛作出這樣的選擇,是多頭押注還是戰略轉型?


資料顯示,隆基股份新注冊成立的這家公司全稱為“西安隆基氫能科技有限公司”,由隆基股份實際控制人李振國擔任董事長、總經理。公司注冊資本3億元,經營范圍包括氣體液體分離及純凈設備制造、新興能源技術研發等眾多項目。





為什么要進入氫能領域?李振國回應,在碳中和以及風電光伏平價的趨勢下,可再生能源電解制氫有望成為最主要的制氫方式,市場前景廣闊。也就是說,公司要用光伏發電來制造氫能源。


這是否靠譜?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只要光伏發電成本足夠低,這就是個好選擇。業內人士說:“它跟光伏結合會比較好,因為光伏發的電很便宜,然后又送不上去,那么自身用電制成氫氣。


邏輯上他們之前算過一個賬,當發電成本低于1毛5以下,光伏制氫就是有經濟效益的。按照未來趨勢,光伏發電的成本在某些地方低于1毛5也是有可能的?!?br>

把光伏發出來的電就地制造氫能,的確可以解決消納問題,降低接入電網的成本。但電能轉化為氫能后,同樣也要尋找消納渠道。那么,氫能目前都有哪些用途?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說,氫能市場還在開發探索之中。


韓曉平表示:“用氫來替代比如天然氣、煤炭等等這樣一些能源,煉鋼、煉鐵、化工,或者將來可以給發電廠作為燃料,現在也有用氫能的燃氣輪機來發電的技術。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為太陽能大規模發展尋找出更大的發展空間?!?br>




此外,氫儲能和氫燃料電池汽車也都是應用場景。統計顯示,目前全球氫能需求規模在每年6000萬噸左右,國內在3000萬噸左右。


由于氫燃燒不產生溫室氣體,機構預計,在低碳發展的大趨勢下,未來30年全球每年新增氫能需求將達到2500萬噸,這些增量如果全由光伏提供,將帶來每年900GW的新增裝機。雖然前景很好,但業內人士說,現階段氫能大規模商用還有不小的困難。


業內人士說:“如果用光伏制氫,運輸就得不償失了,因為運輸成本太高。要在當地建產業鏈,就是最好當地制的氫,當地就把它用掉,這是比較劃算的。要是用汽車來運的話,很難有經濟效益?!?br>

另外,氫燃料是危險化學品,拓展應用范圍涉及到調整監管政策和建立技術標準,這也有很長的路要走。韓曉平認為,光伏企業提前布局氫能,并不是戰略轉型,而是要擴大和延伸自己的業務范圍。


韓曉平說:“如果把技術路線打通以后,別人也可以做,它可以把專利技術賣給別人,然后可以幫助別人去做。那么它的市場不是有一個更大的擴展空間嗎?!也實現了兩條腿走路的發展模式?!?br>

“十四五”期間可再生能源從“單打獨斗”到“綜合發力”

“十四五”期間,我國可再生能源如何繼續轉型發展?多位人士在采訪過程中表示,或從“單打獨斗”到“綜合發力”。





“集中式與分散式并舉、陸上與海上并舉、就地利用與跨省外送并舉、單品種開發與多品種協同并舉、單一場景與綜合場景并舉。特別是后兩種,是此前發展過程中沒有明確提出過的新要求。


”在日前舉辦的2021光伏領袖大會上,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副院長易躍春,把“十四五”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思路歸結為“五個并舉”?!耙郧翱稍偕茉吹陌l展‘單打獨斗’慣了,一般是光伏干光伏的,風電干風電的,面向‘十四五’,更需要多品種、多場景綜合發力?!?br>

多品種大基地呈開發趨勢


易躍春認為,“縱觀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歷史,多注重各類可再生能源自身如何高質量發展。但‘十四五’期間,我們需要關注水風光、風光火儲、區域耦合供暖等多品種能源的協同發展?!?br>

鑒于這樣的發展思路,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名譽理事長王勃華指出,網源荷儲一體化和多能互補的大型能源基地將成為未來電站開發的趨勢。


盤點2021年前兩個月,各大能源企業的多個戰略合作中,“大基地”成為頻頻出現的關鍵詞:


1月19日,華能集團東北分公司與遼寧省營口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圍繞“風光儲氫”一體化大型綜合能源基地、海上風力發電基地等方面開展合作;


2月22日,國家能源集團與青海省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致力于打造“水風光蓄儲”一體化基地;





2月23日,長江三峽集團四川分公司與四川省攀枝花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三峽集團四川分公司將在攀枝花市境內開發約500萬千瓦風能、太陽能資源,雙方將共同打造金沙江下游風光水互補清潔能源示范基地,推進攀枝花市清潔能源基地建設。


為何越來越多的能源企業開始趨向“大基地”的開發建設?王勃華指出,這是我國能源轉型的加速驅動使然?!按蠡啬軌蜓杆贁U大企業清潔能源的資產規模,能有效提升發電質量和經濟效益。既是擴大電力系統消納空間的重要途徑,由能夠有效助力‘碳達峰’目標的提前實現?!?br>

王勃華同時強調,大基地的開發主體主要以央企為主,民營企業競爭力稍顯不足。同時,在地域布局上,雖然目前三北地區仍占據主導地位,但中部和西南地區的潛力正在被逐步激發。


具體而言,易躍春指出,在西北等資源、土地優勢明顯的地域,可以通過基地化的方式推動風電、光伏的規?;l展,而在西南地區,則可以結合水電基地的條件能力,以水、風、光互補的方式推進綜合開發。


多場景契合各方需求


能源品種不斷豐富的同時,易躍春認為,還要著力擴大可再生能源的應用場景,促進可再生能源與農業、林業、生態環境、鄉村振興等行業的融合發展。


事實上,各領域主管部門的相關政策中已經開始透露出信號。


年初,工信部提出,將在2021年制定重點行業碳達峰行動方案和路線圖,鼓勵工業企業、園區建設綠色微電網,優先利用可再生能源,在各行業各地區建設綠色工廠和綠色工業園區。





住建部聯合幾部委發布的《關于加快新型建筑工業化發展的若干意見》則指出,要推動智能光伏應用示范,促進與建筑相結合的光伏發電系統應用。


交通運輸部在《關于推動交通運輸領域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指導意見》中明確,鼓勵在服務區、邊坡等公路沿線合理布局光伏發電設施,與市電等并網供電。


工信部、國家機關事務管理局、國家能源局發布的《關于加強綠色數據中心建設的指導意見》中也提出,鼓勵在自有場所建設可再生能源發電等清潔能源利用系統。


對于融合發展,王勃華認為,這一方面是可再生能源產業擴大自身市場的需求?!傲硪环矫?,工業、建筑、交通,這三個領域的能耗基本占全社會總能耗的90%以上,這些行業本身的減碳壓力也非常重,迫切希望和可再生能源實現融合?!?br>

面臨土地空間、系統安全等挑戰


“多品種、多場景是宏觀思路,但具體要怎么實施,如何因地制宜、優化發展?已有的農光互補、林光互補等模式如何放大?”易躍春建議,可再生能源行業需要結合過往經驗進行總結和開拓。


易躍春認為,怎樣和國土規劃做好銜接,就是需要直面的重大挑戰。王勃華對此深有同感:“在‘十三五’期間,光伏產業鏈上的每個環節,從制造、開發到運維,從技術成本到非技術成本,幾乎每個領域的成本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唯一提升的就是土地成本,目前比‘十三五’初期上漲了約1%?!?br>

對此,易躍春建議,可再生能源在未來發展的過程中要結合生態治理、鄉村振興、城鄉治理等方面,提升土地的利用價值,“這是當務之急?!?br>




此外,易躍春強調,面向十四五,可再生能源要更加關注發展與安全之間的平衡?!翱稍偕茉匆氤蔀橹髁﹄娫?,就需要提供安全、穩定的電源支撐,保障整個電力系統安全、穩定地運行,需要提高電源側靈活性和柔性,讓以前的源隨荷動變成源荷互動。其中,需要做很多探索。這些問題我們一直在提,但‘十四五’是要真正解決的時候了?!?br>

国产精品嫩草研究院进入网址,国产亚洲综合欧美视频,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婚纱摄影_无码